薜荔滿滿地爬在牆面上,像一片編織的地毯,很難從其中分出來誰是莖,誰又是根。